,!

  朝臣们对姜泽登基之初的一系列手段记忆犹新,但凡是得罪他的、又或是令他心存忌惮的,就没人有什么好下场。而定国侯府的事情虽不是罗蒲罗莯一手造成,但姜泽因此而颜面大损也是事实。所以,怎么可能会轻轻揭过?

  不仅朝臣们这么想,罗蒲兄弟同样是这么想的。

  也因此,即便姜泽起身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,二人却老老实实跪着半点都不敢动弹。

  金銮殿上,朝臣们三三两两鱼贯而出,有的悄声议论,又的相互使着眼色,待得下了殿前的台阶,全都跟脚底下装了风火轮似的,眨眼间就没了踪影。

  兄弟二人听着周遭的动静,不由得相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。他们还从来没出过这样的风头——被上百双奚落嘲笑的眼睛盯着,还要经受口水洗礼,个中酸爽滋味不提也罢!

  又过了半刻钟,二人还是没等到内侍传话,罗莯微微转头往四周看了一眼,无声与罗蒲道:“哥,现在怎么办?”

  罗蒲脸色发青,“能怎么办,等着皇上发落吧。”他说到这微微一顿,扭头道:“难不成你已经有了别的主意?”可现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,无非两条路。

  一条是主动将罪责担下,让姜泽将所有的怒气全都发泄到他们身上。但这样一来上京城罗家就彻底完了,就连才刚进宫的小侄女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。

  一条就是干脆将罪责推到罗荣身上。因着事情本来就是罗荣做下的,因此他们并不亏心。可这个念头在他心中反反复复出现,却始终狠不下心——姜泽对罗荣恨之入骨,经此一事只怕更甚。若他们真这样做了,岂不正中姜泽下怀?

  这对已经失去爵位,名声受损的他们来说,只会更加不堪,到时候,他们将彻底失去罗氏子孙的风骨!

  姜泽让罗家女进宫,从一开始就打着拉拢他们羞辱罗荣的主意。以往他们还觉得没什么,定国侯府想要振兴门楣,必然是要做出一些牺牲的。他们也权衡过其中的得失,自然知道需要付出什么,可定国侯府就跟日暮西山一样,再不崛起就真该被世人遗忘了。

  也因此,适当的做出一些牺牲来换取机会,让他们和定国侯府一起强大起来,对罗蒲罗莯来说完全是值得的。他们并没听过甭管白猫黑猫,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话,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。再加上罗荣与他们素来不合,自然欢天喜地的答应下来了。

  二人原想等罗家女在宫里站稳脚跟,再从长计议的,谁知罗荣转身就釜底抽薪!

  罗蒲和罗莯那个气啊,难道他们就不想重振罗家门楣,难道他们不想重拾往日辉煌?

  可今日发生的事情,却让二人清楚意识到,只要他们还姓罗,大约是永远都无法与罗荣划清关系的——正如他们之前因为罗荣袭爵不平、觉得罗家先祖创造的辉煌有他们一份一般,罗荣的好,罗荣的坏、罗荣所犯下的错,全都有他们一份!

  无他,罗荣是罗家人,是这一代的家主!

  这些想法让罗蒲有被命运捉弄之感,嫉妒、不公、愤怒与无力等情绪交织不一而足。可他到底出身簪缨世家,小时候也是被老定国侯疼爱着长大的,即便比不了罗荣,却已经强过太多人。

  在经历过最初的惊惧和惶恐之后,他心里莫名生出一种快意,这种感觉是他以往从未有过的。他定定的看着罗莯,见他不言不语,神色不由得严厉起来,“你可别干什么傻事。”

  罗莯早就冷静下来,一看就知晓罗蒲在想些什么,闻言不由得小幅度翻了个白眼,“我又不是傻子,哥你别瞎猜。”事关定国侯府的名声和未来,他就是再不着调,也不会乱来。

  眼下的情况,虽看起来确实对他们不利,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。

  姜泽总不可能把他们全都杀了吧?既然不会将他们杀了,定国侯府的爵位又已经不存在,那他们何必多此一举?

  别说罗荣的做法让罗蒲感到快意了,就连他也觉得是痛快的。

  他们固然想通过罗家女进宫扭转定国侯府的颓势,但这却并不代表以往的仇恨已经成了过眼云烟,也不意味着他们要彻底弯下自己的脊梁,将尊严放地上任由姜泽踩。

  别以为他不知道姜泽在盘算什么,之所以将他们晾在这既不问责也不发落,不就是想让他们主动认错,亦或将罪名往罗荣身上推,到时候他好高高在上的看笑话么?

  ——看他们抛弃自尊,看他们兄弟阋墙、看他们卑躬屈膝、看他们摇尾乞怜,看他们苟延残喘,可姜泽凭什么呀?

  定国侯府何以会有如今的局面?

  不全都是谢琳和姜泽一手造成的么,若非谢琳对罗魏下手,他们的父亲不会早逝,他们的外甥应该会是皇帝,他们的嫡姐应该是太后。别说送罗家女入宫了,就是不送,他们也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。

  就更别说着十几年来的屈辱和提心吊胆!这些不全都是谢琳和姜泽主导的么?别以为他们已经忘了,没道理谢琳和姜泽想要转身做好人的时候,他们就要全盘接受!

  谢琳和姜泽钦点罗家女入宫的事情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嘲笑奚落,他们就真的没感觉吗?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不好,他们只是隐忍的太久,将仇恨暂时全都压了下来——权宜之计懂不懂?!

  哪曾想罗荣会这么硬气,倒是让罗莯稍微改观了些。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总归是要解决的,他抬头往四周看了一眼,嘴唇动了动,道:“哥,咱们出去跪着吧。”反正他是不会入了姜泽的愿的。

  罗蒲点头,兄弟二人瞬间达成了一种名为“破罐子破摔的”共识——反正姜泽没安什么好心,结局已经不能再坏,而他们又不想继续低头,既然要跪,总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才好。

  旋即踉跄着起身,相互搀扶着行至殿外,索性将该做的戏做了个十成十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四亿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5xs.com/book/62666/80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