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柔这才站起身,走到他面前,跪坐了下来,声音柔和道:“展言,我问你一件事情。”

  展言道:“你说。”

  连柔道:“你是不是被阴灵腐蚀了魂体。”

  展言一顿,目光看着她。

  连柔道:“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,便不会离开,我只是在担心。”

  展言道:“担心什么?”

  连柔顿了一下道:“若是你被婴灵侵蚀,行为必然不会再受自己控制,倘若我有了身孕,彼时……我怕,我再受伤。”

  她神色里看不出别的情绪来,只有担忧。

  展言握住她的手道:“柔儿,你放心,我不会连累到你。”

  连柔道:“我不想有任何的隐患,我也承受不住,再一次的伤害。”

  她说着,目光看向展言,眼底尽是忧伤,“你明白吗?”

  展言忍不住将她揽入怀里,“我明白,好,我试着将那魂灵驱逐,柔儿,你只管放心,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。”

  连柔有些僵硬的靠在他怀里,良久轻轻的点了下头,然眼底的光却变得亮了。

  ………

  石族。

  族皇轻手轻脚的绕到一座寝殿的正门外,用力的搓了搓手,温柔的对着门内喊了一声,“小美人,快开门。”

  过了许久,房门才缓缓的打开了。

  站在那门内的却是个真正的美人,明眸善睐,容颜娇美。

  如这种容貌,以往的时候,是绝对不会进入族皇的法眼的,可此时此刻,他却像是着了迷一样的,直接便扑了上去。

  那门内人微微一让,开口道:“族皇急什么?人家让你帮的事怎么样了?”

  族皇道:“礼物已经给紫叶阁送过去了,那辰皇也收了,这就是同意跟咱们结交了啊。”

  那美人道:“倘若那族皇不愿意怎么办呢?”

  族皇道:“若是他敢不愿意,老子就去打到他愿意为止!”

  那美人道:“族皇这般也太粗鲁了吧,那辰皇性子傲慢的很,你若真这么做了,只会将他推的更远了。“

  族皇口水四溅道:“那美人说说,我该怎么做?”

  那美人娇柔一笑,接着道:“我倒是有办法,只可惜,那云锦绣抬讨厌了,总是破坏我的计划,她还打族皇玄灵石矿的主意呢。”

  族皇脸色顿时狰狞起来,“又是这个云锦绣!管她什么来头,这次定要想办法杀了她!”

  美人笑道:“杀了她?可没那么容易,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呢,只要族皇能听我的。”

  族皇直接扑了过去,“美人儿,我都听你的,快来吧!”

  ………

  戒指空间。

  夏沐将星图给云锦绣看了一眼才道:“玄灵石矿的环境我做了细致的推测,你看一下,还有什么不妥之处没有。”

  云锦绣接了过来看了一眼,良久道:“那族皇的星运能否探得?”

  夏沐道:“灵火的星运确实消失了,族皇的因为玄灵石的影响,探不清楚,何况他的名字也不准确。”

  一旁猪九直接将星图抢了过去道:“卧槽,有了这张图,老子定能将那玄灵石矿掏光光!”

  盆子和梦魇也挤过来看着,无不是感叹这图纸的精确。

  早知道占卜师这么牛气,以前都跟占卜师联手盗宝了。

  云锦绣微微皱眉,半响道:“先不着急。”

  猪九顿时大叫,“老子等不及了!嗷!”

  云锦绣道:“我总觉得,不着急最近动手。”

  玄灵石矿就在那里,早晚去盗,都没有关系。

  可今天去了紫叶阁后,她便改变了这种想法。

  她觉得盗宝之事,有必要再等一等。

  盆子道:“我听女神的!”

  猪九气急败坏:“老子不要听这女人的!”

  云锦绣随手将那星图拿了回来收起道:“这两日,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准离开空间!”

  她丢下这句话,便转身出了空间。

  名医宗会。

  此刻的名医宗会,却是有些混乱。

  云锦绣刚一出空间,小施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来,“会长,有人在闹事。”

  云锦绣一顿,“谁在闹事?”

  她说着,向外行去。

  小施边走边道:“是一群不知何处而来的乞丐,不知道因为什么就闹起来了,拦都拦不住。”

  云锦绣缓步的出了院门,还没有行到宗会门外,便听到巨大的吵嚷声。

  宗会不少人都跑了出来,挤在大门之前。

  云锦绣一来,众人连忙的让开了一条路,宫懿正站在门外,神色平静的看着那些闹事的人群。

  来闹事的人黑压压的一群,一眼看去,尽是些衣衫褴褛的乞丐,这些人拥挤在门前,大声叫嚣着。

  云锦绣看向宫懿,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宫懿道:“前两日,宗会布粥,喂死了一个人。”

  云锦绣微皱眉,“却是因吃粥死的?”

  施粥这种事,多是拉拢人心的好事,尊老也会安排人常做。

  只是没想到,吃粥还吃出人命来了。

  宫懿道:“他们说死了个人,眼下也无从查证,是谁死的,自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粥而死,多半只是个幌子。”

  云锦绣顿时明白了,这闹事,根本是有人刻意在惹事。

  她微一顿道:“懿儿,你封一下。”

  宫懿直接抬手,只听“嗡”的一声,一个巨大的结界直接出现在那闹事人的头顶。

  原本正在吵闹的乞丐们,在结界出现的刹那,直接没了声音,再反应过来后,声音就弱了许多,“你们想干什么?杀人灭口吗?”

  云锦绣淡声道:“既然是因吃粥死了人,也很好办,将那死人抬来,我复活便是。”

  一句话,众人脸色顿时变了,“就算你能救活了,也不能否认你们施粥没有问题吧?”

  云锦绣道:“这也简单,既然是粥有问题,为了避免这种麻烦,以后这粥便不施了。”

  众人脸色顿时一抽,“你们是第一宗会,居然连粥都不愿施舍!”

  云锦绣道:“我怕再死个人,到时谁来承担责任?”

  “原来,你是怕承担责任,为了不承担责任,所以就不施粥了吗?”

  云锦绣道:“没错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云锦绣道:“还有什么问题没有?”

  众人:“……你被想逃脱责任!”

  云锦绣道:“死的那个,我不但会将他救活,还要送他豪宅田地,金银珠宝,责任自然是不打算逃的,你们便将他拉来好了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那我们肚子也痛,怎不见你负责?”

  云锦绣道:“喔,既然都肚子痛,也好办,全部乱棍打死吧。”

  众人顿时暴怒了,“你不赔偿我们,竟敢将我们乱棍打死!”

  云锦绣道:“一个人的责任,我还负得起,你们如此多的人,我如何负责的起,全部乱棍打死,一了百了。”

  “你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?”乞丐们愤怒了。

  云锦绣笑的云淡风轻,“随便戳,爱怎么戳怎么戳,反正我也不在乎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接着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。

  不止这群乞丐沉默,宗会的人也沉默了。

  这么一场闹剧,居然被会长如此轻易简单的就给解决了,而且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,根本让那些乞丐反应不及!

  会长这手段,简直太诡异了!

  见众人不说话,云锦绣微有些不耐烦,“还有谁肚子痛,站出来。”

  然那么多的乞丐,却没一个人站出来。

  云锦绣道:“既然没什么事,就滚吧,一刻钟内,我若是看到这里还有一个人,我便将此人抽筋剥骨,挂在宗会大门前示众,不想死的尽管留下。”她说着,让宫懿撤了结界,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,那群乞丐几乎是没有停留的,仓皇离去!

欢迎大家访问:四亿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5xs.com/book/62674/31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