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老走了,贺建军撸起衣袖说:“媳妇,接下来要干啥?力气活都交给我,你在旁边指挥就成。”

  盛夏戳了戳他那**的腱子肉,笑道:“你这手臂啥时候练得这么好了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贺建军的笑容瞬间变得幽深,凑到盛夏耳边说了句带颜色的话,引得盛夏的粉拳砸在他身上好几下,他朗声大笑。

  笑闹了几句,盛夏指挥着贺建军熬制阿胶糕,先是放黄酒进去熬煮,时候差不多了放入冰糖,最后放入所有的材料熬煮五分钟,取出晾干即可。

  望着新鲜出炉的阿胶糕,贺建军感慨道:“媳妇,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吃食的做法啊?我怎么觉得你像个百宝箱,要什么有什么呢?”

  盛夏捶了他几下:“我爱吃又喜欢动手做,久而久之就学会了不少做法。行了,你别在我跟前晃了,我开始做晚饭了,你去看看爸妈有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。等你们从地里回来,晚饭也就做好了。”

  “我帮你做饭不好吗?”贺建军不乐意,他不认为父母会需要他帮忙做什么活。

  “你这人,快点去找爸妈!”盛夏把他推出门,她回到灶房做饭,分了家最大的好处就是想吃什么做什么,不用担心其他人会有意见。

  贺父和贺母都不怎么管这些,只要家里有的东西都任由盛夏取用,顶多是催着贺建军把缺了的东西买回来补上。

  盛夏的手艺摆在那里,贺父和贺母虽有些心疼费的食材,但是吃在嘴里香喷喷的,吃了还想吃,再加上贺建军的洗脑:“那么拼命干活为了啥?还不是为了过好日子?你现在不吃点好的,要等到啥时候?吃到嘴里的才是自己的。”

  不得不说,贺建军真不愧是干销售的,那张嘴特别能说,说得贺父和贺母慢慢接受了家里的改变,天天好饭好菜吃着,精神头比没分家之前好了很多,看着就是不一样了。

  村里的其他人没少调侃,说是军子媳妇的手艺好,做出来的饭菜养人,不然贺父和贺母的腰哪能变粗得那么快呢?

  还有些人在私下嘀咕,说老贺家这家分得好,这不一分家就看出来了。贺建军是行事不着调,可他孝顺啊,而且他只是看着不着调,要没点真本事儿,他家能吃的那么好?

  一个村里住着的人,谁不知道谁啊?

  贺父和贺母很少在外人跟前说自家的事儿,夸谁不夸谁?

  老话说得好,“不聋不哑不做家翁”,儿孙辈的事儿,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。到哪天需要帮助了,老两口站出来搭把手。

  平日里各家过各家的日子,过好过坏都是自家的本事儿。

  这世道,素来是“救急不救穷”,你不努力就活该受穷!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道理。

  贺母也觉出分家的好处来了,且不说盛夏不擅长做地里的活计,只说她灶上的那些本事儿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

  再配上贺建军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,甭管有多少东西都能卖出去,所以年货买卖只赚不赔,妥妥的。

  贺建军被盛夏“赶出”家门,他果真去找父母,见他们正在自留地里除草,上前去问:“爸妈,有啥活需要我吗?”

  贺母正跟贺父聊到幺儿子两口子的事儿,忽地听到贺建军的声音,她还以为自己幻听了,转头过来一看,这不是她幺儿子吗?

  “军子,你咋来了?”

  贺建军摸了摸鼻子,无奈解释道:“我媳妇非让我出来给你们搭把手。”

  贺母一听就笑了,她知道幺儿子说的是大实话,“这里没啥事要你做的,倒是家里的干柴不剩多少了,你跟你爸进山去捡点回来。地里这点活,我自己做就成。”

  “成,爸,咱们走吧。”贺建军想了想灶房里的干柴,真没剩多少了。

  父子俩进了山,贺父忽然说道:“要不我们往里头走一走?没道理你媳妇能捡到灵芝,咱就不能吧?”

  贺建军无语极了,他媳妇的好运气是老天爷给的,哪是寻常人能比的?

  “爸,你还是不要想了。我媳妇那样的好运气,几十万人都不一定有一个。咱们多捡些干柴回家才是正经事儿。”

  贺父的幻想被打破了,叹了口气说道:“唉,有了媳妇忘了爹娘啊。”

  贺建军无语,不想说话,去捡干柴。

  山里的干柴不少,贺建军很快就捡够了一捆,找来草编成草绳捆好,看了看天色,多捡了一捆。明天去市里,他多捡点回家放着,省得二老又得来山里干这活。

  贺父兴冲冲地奔过来,拽着幺儿子就走:“军子,你来看看,这是不是灵芝?”

  贺建军走过去一看,还真是灵芝,但这不到小孩子三根手指粗的灵芝,压根没到采摘的最佳时期。

  “是,但不能摘。”

  “你看,你老爸我不就捡到了?”

  贺父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,是灵芝就成了。

  贺建军敷衍地夸了老父亲几句,想到盛夏之前说过的那些话,又用干树叶把那株小灵芝给藏好,省得没长大就让人给拿走了,暴殄天物。

  从这天起,贺父有事没事总爱进山,要守着他的宝贝灵芝,等到采摘的最佳时期就能摘回家。

  贺母和贺建军都拿他没办法,好在这只是在山脚下,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。
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盛夏忽地想起她的糯米酒,跟贺建军说:“建军哥,咱们明天再去市里吧?咱这米都泡上了,先把酒做了,等咱们从市里回来,酒差不多就发酵好了。”

  贺建军只想着去市里,倒是忘了做酒这事儿了,他很干脆取消了出行计划,早一天晚一天也没多大影响。

  贺父就拉着贺建军去购置建房子需要的各种材料,趁着贺建军有空,购置齐全,等下个月的吉日到了就可以开工了。

  等建房子的材料运回来了,贺母自告奋勇去新房子那边守着,看东西,免得被爱贪小便宜的人顺手牵羊拿走了。

  到了晚上,贺母就让贺父去新家那边守着,以防被人抹黑偷走,那些材料老值钱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四亿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5xs.com/book/62714/139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