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啊?”米微微问道。

  马导笑着摇头,“你们出去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行,我们出去看看,谢谢马导了,您忙着。”姜毓秀拉着米微微告别马导,走出剧组圈的地方;当目光触及站在外面那抹挺拔的身影,姜毓秀心下一跳,心头蔓延着换洗,快步走了过去。

  “鸿儒!!”

  云清陵回过神来,瞧着近在眼前的姑娘,眼里有着思念和柔情;伸手将人揽进怀里,好一会儿才分开。

  姜毓秀挽着他的手臂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云清陵将手里的食盒递给她看,“给你送吃的。”

  “鸿儒,你太好了,我正愁吃不惯剧组的饭菜;早饭都没吃饱,还好你来了。”姜毓秀欢欢喜喜的接了食盒,半途有被云清陵接了过去,“我来提,找个地方吃饭。”

  姜毓秀点点头,“我们进剧组吧,我们去帐篷里吃饭;我和微微的帐篷还挺大的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云清陵克制的再次将人拉进怀里,改为牵着她的手,并肩而行进了剧组;米微微紧随其后,到帐篷的时候就分开了,不做电灯泡,还要准备姜毓秀的服装和首饰,事先得检查一下姜毓秀用的所有东西。

  没了米微微在,云清陵时时刻刻都想着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;以至于等他们进了帐篷,剧组里大部分的人都将两人的行为看在了眼里。

  “米助理。”

  米微微将手里的东西一放,抬头问道:“马导,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

  “吩咐倒是没有,不过,那位和姜小姐是情侣关系?”马导好奇的问道。

  米微微为难的皱了皱眉头,转而想到两人都在大庭广众秀了一把恩爱了,不承认也没用了。

  “马导,您可别说出去;那位姓云,是毓秀的男朋友,感情稳定那种。”

  “看出来了,看出来了。”马导笑的意味深长,“我瞧着这位气势可是不凡,又不曾见过;应该不是上京云家的人吧?”

  米微微摇摇头,“马导见谅,我也不清楚这位云先生的来历,不过,我们马哥肯定是知道的。”

  “马邑啊!这位算起来还是我旁支的一个兄弟呢。”

  米微微心头一怔,旋即明白这位是在套话;那位云先生确实不凡,虽不知具体来历,从哪一身气势和矜贵的气质就能看出来来历不凡。他自身的能力更是为他加成了五分以上,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人看出不同来。

  愣怔了好一会儿,米微微笑了笑,“是吗?我还不知道马哥和马导是同宗呢。”

  “同宗算吧,不过,太远了,大家都不长见面的。”马导摆摆手,“你真不知道那位云先生的来历?”

  米微微再摇头,“不知道,抱歉了马导。”

  “没事,你忙着,我也去准备东西了。”

  马导一走,米微微将事情用微信发给了姜毓秀。

  姜毓秀立时就收到了消息,拿过手机打开看了一眼,摇头轻笑,又把手机拿给云清陵看。

  “你瞧瞧,你来探班一次,连马导都好奇你是那家少爷呢。”

  云清陵含笑为她夹了块儿点心,“好好吃饭。”

  姜毓秀一边享受男人的殷勤,一边问道:“云先生,您好。作为一个临时记者,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;不知云先生可否配合一下?”

  “问。”

  “您说马导会猜到您的身份吗?”姜毓秀顽皮的调侃。

  云清陵想了想,道:“你说的这位马导是上京二流世家马家的人?”

  “好像是的哟,据说背景很深厚哦。”

  “那就是了,马家人说是二流世家,其实还没挤进去;在三流中算是排的上号的吧,但在娱乐圈和商界也是很好的家世了,算是背景深厚了。”云清陵缓了缓,又道:“我估摸着他猜到了也不会信,从小我就被送到师门学艺,也是家里人为了避祸,没在世家里露过面。”

  最多一位是同姓之人罢了。

  姜毓秀夹了一个小虾仁送到他嘴边,“啊。”

  云清陵轻笑,张口卷入嘴里,“吃你的,不用管我;这么多年过去了,早就看到了血缘亲情这些玩意儿了;不用安慰我,也用不着同情我,那些我都不需要。”

  “胡说,我这是心疼你。”

  云清陵笑的更开心了,“好,是心疼我;你先把肚子填饱,中午我再来给你送饭,还要虾仁吗?海鲜也有的。”

  “不用了吧。”姜毓秀游移不定,“太远了,还是算了。”

  “不远的,我在这附近买了一套四合院,请了两个佣人,顺便把冯义东也带了过来。”云清陵说完,却见姜毓秀呆呆的望着他,抬手在她脸上捏了捏,“碧翠湾太多人知道我们的住址,那里的房子先放着吧;我们在这边住一段时间,我名下还有好些房产,风景优美的山林景区也有,等你有空了我们换着住。”

  姜毓秀心头滚烫,瞧着云清陵温柔含笑,好似一个温润君子一样,感动又感激;顺势扑进他的怀里,这样的男人,想不心动都难。

  在修仙界那些年,呆在天机门,门中师兄弟多是修炼为主,并未有几个结道侣;在修仙界修炼,她一向都是个女汉子,整天想的都是怎么提升修为,怎么才能更好的生存。即便是在宗门有无数人爱护,却也阻止不了她那颗上进的心。

  忽然觉得到了这个世界也不错,就算从此以后没办法回去也没事;第一世为了学习,整天都在奋斗;第二世在修仙界为了生存,她也在拼搏。第二世虽然随心所欲,想去哪儿去哪儿,想干什么都能干,却终究还是少了身边这份陪伴。

  这一世,她即便是这样过下去也不错。

  经历三世,活的比许许多多的人都精彩,足矣。

  “鸿儒,谢谢你。”让我这颗冷漠的心软了,也谢谢你让我明白,男女之情如此美妙。

  云清陵轻抚着怀中人的肩头,“谢我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姜毓秀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,听着他的心跳声,“这辈子能认识你,与你相遇相知相恋,我很知足了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四亿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5xs.com/book/63026/149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