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话一出,别说是青离,便是自以为知道内情的温少煦也吃了一惊。

  他看了一眼苏璟,见其神色如常,思忖片刻,还是将心头的疑惑压了下去。

  “你说对了一半。”唐子昔缓缓抬起眼眸,“我既是唐子昔,也是青妍。”说完脑袋缓缓转动,最后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青离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无比的笑容。

  青离被她看得浑身一个激灵,一股莫名的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,有些紧张地抓住了温少煦的胳膊。

  正低头沉思的温少煦被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偏头见到那双几乎嵌入自己肉里的指甲,皱了皱眉,到底还是没吭声。

  他知道,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。苏璟跟唐子昔二人明显有事瞒着他,这让他心里十分不快。

  可他更清楚,二人绝不会有害他之意。

  原因很简单,因为三人均在天机镜前,以自身精血立过誓。别说是苏唐二人承受不起天机镜的反噬之力,便是作为天机镜半个主人的温少煦也承受不起。这是三人能合作的前提,也是三人之间最稳固的纽带。

  眼下的情况,他很明显就能看出,苏唐二人在套秦少禹的话。他有些犹豫,自己到底是保持沉默好一些,还是说几句什么推一把。

  “姑娘此话何意?”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秦少禹开口了。

  秦少禹的语气平静,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。但就在他垂下眼睑的那一刻,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。

  苏璟瞥了他一眼,连多余的掩饰都没有,直接扬手撒了一大把阵旗在四周,再次布下了数个防护阵法。

  秦少禹见状脸色微变,冷冷地看了一眼苏璟。

  “以巫师大人的才智,莫非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?”唐子昔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,刚好拦在了二人之间,也拦住了苏璟要继续布阵的动作。

  “若是平时也就罢了。”秦少禹冷哼一声,“可眼下,几位明显已经把秦某当作了敌人,我看已经没有了谈下去的必要。”

  “大人此言差矣!”唐子昔摇了摇头,“若果真如此的话,我也就不必浪费唇舌了。”

  就在此时,不朽林内突然霞光大放,一阵若有似无的歌声缓缓从林中飘了出来。

  与歌声一同飘出来的,还有一只背生双翼的猛兽虚影。

  兽影方一出现,不朽树上的冰花便开始纷纷溃散,化作一缕缕颜色各异的烟雾混入了那片霞光之内。

  随着霞光越来越盛,兽影也渐渐凝聚成形。

  不多时,霞光尽去,不朽林内的冰花也所剩无几,林内变得一片死气沉沉。

  浑身青光闪耀的狰狞异兽,静静地悬浮在不朽林的上空,极目四望。很快,它便发现了什么,身上青光一闪便消失了。

  在异兽消失的瞬间,秦少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扭头看了一眼不朽林的方向,却没有特别的发现,接着便想到了什么,心中一动,忽地开口问道:“如此说来,那藏在灵灯里的第二元神,也是你们故意让我发现的了?”

  他故意咬重“你们”二字,显然发现了二人的意图。

  唐子昔侧头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秦少禹正要再开口,突然一声尖叫声响起,回头一看,发现青离正朝忘川河狂奔而去。

  只见她披散着头发,衣衫凌乱,脸上、脖颈上,以及裸露出来的肌肤上,全是深深浅浅的划痕,就像是被利刃划过一样。

  她看起来有些癫狂,一边跑一边疯狂地撕扯着身上的衣衫,口中还语无伦次地大叫:“不要过来……不要过来……是他们……都是他们……”

  唐子昔回头与苏璟对视了一眼,均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,显然事情的发展有些脱离控制。

  此时青离已经跳入了忘川河中,一边在水中扑腾一边继续大叫。

  “快跑……快跑……她回来了……是她回来了……她回来报仇了……她会杀了我……她会杀了我们所有人……她会让我们永世不得超生……”

  秦少禹闻言脸色微变,正要召唤出小剑,却见眼前一道身影掠过,已经有人抢在他的前面冲了过去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留在了原地。

  看着在忘川河内挣扎的青离,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一转过头,便见到被青色火焰笼罩了大半的天空——那里正是九黎大殿的所在。

  秦少禹当即顾不得跟几人斗智斗勇,直接腾空而起,朝着九黎大殿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  苏璟拽住青离的衣领,一把将其拉了回来,接着运指如风,封住了对方的法力。

  唐子昔也适时地塞了一粒丹药到青离的嘴里。

  此时,一身狼狈的温少煦也赶到了,道:“抱歉,我没能抓住她!”说完有些内疚地扯了扯嘴角,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。

  唐子昔瞥了他一眼,没有吭声。

  因为温少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同样衣衫褴褛,身上的划痕较之青离身上的只多不少。

  见唐子昔的目光不停地扫视四周,温少煦马上明白过来,开口解释道:“方才我们突然陷入了一个结界之内。里面很古怪,根本不能施展法力。我刚找到出口,里面又刮起了大风。”

 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,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脖子,这才接着道,“那些风很古怪,出奇的锋利,以我强悍的肉身居然也挡它不住……要不是这通灵玉佩及时将我二人护住,恐怕我这次就栽在那里了。”

  他说完摊开一直紧握的手掌,露出了一块青色的玉佩,可惜玉佩已经裂成了数块,看不出本身的形状了。

  唐子昔的眼神一接触到玉佩的碎片,心中没来由地一紧,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,眼中的金芒也因此弱了一些。

  “她醒了!”苏璟低声道。短短的三个字,就像是一道看不见的禁锢,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看着那个迅速远去的小黑点,看着远处的大火,神情极为忧伤,那双深如幽潭的眼眸里,仿佛藏着无穷无尽的痛楚。

  一只温暖滑腻的小手伸了过来,轻轻握住了他冰凉的手掌。

  苏璟回过头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我没事,正事要紧,咱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  唐子昔有些担忧地看着他,道:“要不你先带着手头这盏去找他,这里就交给我,反正我也快死……”话未说完,便听见砰的一声闷响,她的脑门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弹指。

  “下次再敢说这种话……”苏璟威胁性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唐子昔摸着额头,苦笑道:“噬心虫的威力我比谁都清楚。我也是为了你好,不想你再受这种噬心之苦。”

  “傻丫头,到了今时今日,你还跟我计较这些吗?”苏璟看着她,眼神出奇地温柔。说完还上前一步,贴近了她。

  唐子昔条件反射地后退了半步,被苏璟猛然一拉,不由自主跌进了他的怀里。她有些不自然地瞟了一眼某处,见温少煦正在认真地照顾着青离,心头略松。

  “我自然是明白的,只是现在事态紧急,我担心咱们不够时间拿到第二盏灵灯。到时候就真的功亏一篑了。”

  苏璟轻轻抱住她,道:“就算我们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,她已经醒了。以她现在的强悍,以及对九黎大殿的憎恨程度,就算我们现在赶过去也于事无补。”

  唐子昔抬起头,叹道:“看来九黎大殿这一次是真的保不住了。”

  苏璟含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尖,道:“你执念太深,只要能修复九黎壶,九黎大殿没了又如何?我们不是已经成功一大半了吗?”

  唐子昔点点头,再次将头靠在了他的身上,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一旁。

  此时,忘川河上空的晚霞已经散去,天色开始昏暗下来。

  微风拂过,在平静的河面上荡起阵阵波纹。

  渐渐地,风越来越大,远远地甚至还隐隐约约传来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凄厉之声。

 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风中,任由狂风从身侧席卷而过。

  终于,风停了,远处那漫天的大火也渐渐消失。

  随着一声高亢的清鸣之声,一道青光从远处急闪而至。

  唐子昔迅速直起了身子,神情凝重地注视着迎面而来的青光。

  苏璟也召唤出了小剑,布成了剑阵将二人紧紧护住。

  青光的速度极快,几乎眨眼间就到几人跟前,露出了身形,却是一个身穿天青色长裙的美貌女子。只是这位女子嘴唇青紫,眼角也带着极重的煞气,眉心处更是有暗青色的火焰若隐若现。

  唐子昔眼中金芒一闪,上前一步道:“好久不见,青月!”

  女子冷哼一声,毫不客气地道:“你命也确实够大,那样都弄不死你。”

  温少煦听到动静回过头,见到眼前的女子,双目猛然瞪大了。此时刚恢复神智的青离也正好睁开双眼,见到女子只是尖叫一声,便彻底地晕厥了过去。

  “没用的东西!”

  青月厌恶地瞥了一眼青离,接着手上青光一闪,两盏造型奇特的灯浮现而出。

  “拿着!”她二话没说直接抛给了温少煦。

  温少煦忙不迭接过,嘴巴张了张似乎是想说话,可看了一眼对方眉心的青焰,又将话憋了回去。

  “啪——”

  青月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,动作干脆利落之极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四亿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15xs.com/book/63562/476/